北京pk10计划50期连中|北京pk10绝密方法
當前位置: 首頁 > 法治工作 > 律師工作
律師工作
九十五歲律師吳雙彥執業不輟只因熱愛
發布時間: 2019-03-25 09:21      來源: 法制日報
【字號:
打印

1.jpg

吳雙彥,1924年3月生,遼寧省遼陽市人,滿族,中共黨員,高級律師。1949年畢業于北京朝陽大學(新中國成立后改建,后與華北大學合并,組建中國人民大學)法律本科。曾擔任內蒙古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原伊克昭盟中級人民法院審判員,主持原伊盟中院審判庭、五原縣人民法院工作。1980年從事律師工作,任烏海市律師事務所主任,兼任烏海仲裁委員會、專家咨詢委員會顧問、仲裁員。離休后擔任內蒙古金鏡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兼海勃灣區人民法院司法監督員。

法制日報記者 顏愛勇 文/圖

95歲依然代理案件、出庭參加訴訟,書寫這一奇跡的是內蒙古金鏡律師事務所律師吳雙彥。

如此高齡,這樣辛勞圖的是什么?他思維是否清晰?還能不能跟上新時代發展的步伐?

一系列問號縈繞心頭,近日,《法制日報》記者請烏海市司法局副調研員、律師行業黨委書記史彥林帶路,前往吳雙彥家拜訪。

很多人勸我安享晚年,可我有興趣,樂意管這些“閑事”

上聯:改革開放合眾望;下聯:民富國強暖人心,橫批:安居樂業。烏海市城區臨街一棟五層樓房一層東戶門外的一副草書對聯格外引人注目。“對聯出自吳雙彥之手。”史彥林說。

輕叩門扉,身著合體大紅外套的吳雙彥打開門,迎進記者一行。只見不足20平方米的客廳里站了六七個人,原來,是經人介紹前幾天送來咨詢材料,此次來聽取吳雙彥法律專家意見的幾名被告人家屬。

不便打擾,記者偏坐一隅靜候。

記者打量起這間不大的客廳。這里盡管略顯擁擠,但井然有序,書桌上除了判決書等材料外,還有一本法律大辭典,封皮兩角已微微卷起,看來經常被翻看。

送走客人匆匆返回的吳雙彥步履穩健,絲毫看不出已95歲高齡。

“讓你們久等了,不好意思。”他抱歉地說,這個案子光判決書就有200頁,上訴狀30頁,我花了一天半時間才看完,一定要替當事人理清思路、指明方向。

“2018年,像這樣的案子我辦了十幾件。復雜案件找我的挺多,有些是當事人慕名而來,有些是朋友介紹來的。我退休工資夠花,凍不著餓不著,不需要這么折騰,很多人勸我安享晚年,可我有興趣,樂意管這些‘閑事’,不為錢,只因為熱愛。”吳雙彥說。

雖不經常出庭,可上門咨詢的人有增無減

泛黃的學生證、畢業證、舊時照片,司法部頒發的勛章,各種獎章、獎狀……應記者要求,吳雙彥全都拿了出來,擺在沙發上,記者一一拍照、挨個端詳。

隨著采訪的深入,吳雙彥的傳奇人生逐漸在記者腦海中清晰起來。

1924年,吳雙彥出生在遼寧省遼陽市。1949年,從北京朝陽大學畢業后,吳雙彥申請到綏遠省人民法院(現內蒙古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做書記員,此后成為一名法官。

1981年離開法院后,吳雙彥先后在化工廠、學校等單位任職。雖然不是法官了,但法官經常庭下向他請教。再后來,吳雙彥被調到烏海市法律顧問處工作,圓了他想當律師的愿望。法律顧問處后來被改成律師事務所。

吳雙彥是一名1986年入黨的老黨員,40多年來,他離而不休,發揮余熱。退休早期常代理案件,隨著年齡的增加,他不常出庭了,可上門咨詢的人有增無減,家人戲言“您咋成了‘坐診’律師了”?

“今年我虛歲96歲,是過明年的日子。”吳雙彥打趣地說,“但我有一顆90后的心”。

75歲那年,吳雙彥開始學習使用電腦,如今他更習慣用手機微信聯系當事人,看些新聞。吳雙彥說,人生就得明白“適應”二字,適應了自然環境自然能夠生存,適應了社會環境自然能夠發展。

春節前,吳雙彥還用4K智能機頂盒公共法律服務終端進行過一次咨詢服務。

烏海市海勃灣區千里山鎮新豐村村民銀柱花13萬余元買了一套房子,辦好了房產證,可2014年在他不知情的情況下,他人也辦理了這處房產的房產證,說房子不是銀柱的。人家把銀柱告了,法院支持對方的訴訟請求,銀柱無奈搬回原來住的平房。可他整日郁悶,不明白自己買的房子怎么就成了別人的?

親朋好友建議他請個律師打官司,可打官司談何容易,代理費不說,房子能不能要回來還說不準。聽說可以通過電視咨詢律師,便有了這次咨詢對話。

吳雙彥聽清他的訴求后給出建議:可以拿上判決書找房產管理部門,跟他們講這個房子是自己的;如果房產管理部門不給辦理,可以向原判案法官講這個情況。

“前幾天前銀柱打來電話,說按照我給他支的招兒已經要回了房子。”吳雙彥笑著說。

執業律師向前看,千萬別向錢看

“律師手里只有理沒有權,可以充分表達自己的法律觀點。作為共產黨員,實事求是是我的追求。”吳雙彥說。

吳雙彥對上世紀80年代初代理的一起案件記憶猶新。

一名老師參加婚禮時與對方發生爭執,將對方用刀捅死。后來,這位老師并沒有被判死刑,得益于法官采信了吳雙彥提出的“誰挑起的爭端誰是侵害者”的觀點。

“此案中,是死者先向這名老師挑釁才引發爭執。”吳雙彥說,參加婚禮的證人很多,有與被告人關系好的,有與被害人關系好的,也有中性的。吳雙彥先向與被告人關系不好的人取證,這時的證據檢察院和法院通常不認可。他再向中性的證人取證,檢察官已不再強烈反對。最后,他讓與被害人關系最好的姐姐作證是被害人先挑釁時,檢察官和法官已認可了這一事實。

環環相扣的證據邏輯,保住了一條人命,而類似的案件吳雙彥辦過很多。

談及律師應該如何執業的話題,吳雙彥說:“只要我介入的事情必須搞得明明白白。”

有一段時間,吳雙彥特別關注股權糾紛、房地產糾紛增加現象。發現有些國有企業改制,先量化股權給職工,后來房地產增值,對增值部分如何分配雙方產生爭議。法院處理這類問題有一定疑慮。

吳雙彥認為,首先要弄清股權是債權還是物權,量化股權是根據廠房設備評估下來的,屬于物權性質,應按物權進行分配。有些案件采信他的觀點辦理,后期執行非常順利,沒有出現問題。

說到執業律師該向錢看還是向前看的話題時,吳雙彥顯出些許激動。

“我將律師分為三類,學者型律師根據法律理論,解決發生的矛盾;政客型律師見風使舵,更關注當權者的觀點,沒有自己的靈魂;商人型律師的目標只是掙錢。”吳雙彥說,他畢生都在向學者型律師靠攏。

“執業律師應當堅守社會效益帶動經濟效益的基本規律,把案件辦好了,名聲有了,自然也就有了經濟效益。我不反對律師之間競爭,但要把辦案質量標準放在第一位,質量有了,自然就會有社會效益。”吳雙彥者呼吁執業律師應當向前看,千萬別向錢看。

責任編輯: 朱劍
北京pk10计划50期连中